新聞資訊

NEWS

企業新聞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企業新聞

【芯人物】羅偉紹:曾經的極客“意外”創業 一做就是15年 用“佛系”化解艱辛

2020-11-30


【本期人物】羅偉紹,杭州晶華微電子有限公司總經理兼技術總監,美國華盛頓州華盛頓大學電機工程學專業博士,專攻低功耗、低噪聲模擬混合集成電路設計。他在AC在線監測、LED驅動器、600V可控硅驅動器、16位SAR ADC、超聲波氣泡檢測等頗有建樹,擁有多項個人專利,是IEEE高級會員。2005年,羅偉紹回國創辦了杭州晶華微。15年來,他帶領公司一直堅持百分百正向設計,其高精度、低功耗24Bits ADC + 8Bits MCU類SoC年銷售芯片上億顆;其工控HART通訊控制器芯片及4~20mA電流DAC打破工控行業國外壟斷。


文|天天IC      作者|Wilde



Don't Worry ,Be Happy ”,是“極客(Geek)”羅偉紹做IC設計時常聽的歌。


美國鬼才黑人音樂家Bobby McFerrin 1988年坐在單人沙發里,光腳吹著口哨,緩緩唱出“Here's a little song I wrote, you might want to sing it note-for-note, don’t worry, be happy... ”這一簡單而有魅力的人生態度影響了一代美國人。而上世紀70年代便去美國讀書工作并生活了近30年的羅偉紹也深受影響。他說做IC的人都要多聽聽這首歌。

毫無疑問,半導體是個“苦差事”,但羅偉紹一做就是30多年,專攻低功耗、低噪聲模擬混合集成電路設計,這是他心中所愛。

頂著一頭白發,采訪當天白襯衫、米色套頭毛衣、卡其色褲子,現年64歲的杭州晶華微電子總經理兼技術總監羅偉紹仍極具極客范。15年前,他回國創辦芯片設計公司,希望用自己多年的技術積累做“中國芯”。這是一位在員工口中“有點佛系”的老板,但他幾十年如一日以放松自在的狀態做著很難的事。他覺得比起作為企業的領導者,他自己的心態更像是一個Renaissance man(文藝復興式人才),永遠保持對新知識新技術的好奇。

他的公司剛剛獲得了2020年第十五屆“中國芯”優秀產品獎,其自主研發的紅外測溫信號處理芯片SD8005B在今年的疫情中貢獻突出,該芯片已出貨2000多萬顆。

十幾歲就愛鼓搗電子元器件

羅偉紹對于半導體的濃厚興趣大約始于上世紀60年代香港的鴨寮街。那時候鴨寮街上充斥著大大小小的鋪位,可以“按斤”買到三極管、電阻電容等各種元器件。

當時正值美國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的時期,很多美國大公司在港設廠——仙童半導體、摩托羅拉公司等企業將封裝測試、組裝相關業務漸漸放到東南亞地區,當時的香港成為最佳選擇。

1956年出生在香港的羅偉紹,中學時代幾乎都是在鼓搗電子元器件中度過的。放學后跑去鴨寮街淘電子元器件是中學生羅偉紹最興奮的事,當時天天就鼓搗電子小玩意,做了各式收音機、音箱等,對電子器件的濃厚興趣由此一發不可收拾。

從鴨寮街上的小小電子發燒友起步,后來考大學時選專業,電子相關的方向自然成為不二選擇。

上世紀70年代,羅偉紹進入美國密芝根州州立大學念電機工程。本科畢業以后,進入霍尼韋爾公司,由此開始一邊工作一邊讀書的狀態,一路念到電機工程博士。在這個過程中,他也漸漸找準了更有興趣的細分領域,即模擬方面的IC設計。

這種興趣愛好的驅動就像是一條貫穿始終的無形的線。羅偉紹說,回想起來,十多歲時玩過的那些收音機、音響等都屬于模擬電路,其實通通都沒有浪費。就像喬布斯在斯坦福大學2005年畢業典禮上的演講中向大學生們強調“你必須要找到你所愛的東西”。而很年輕的時候就找到熱愛的事本身就很幸福,剩下的就只要一路走到底就是了。

為“中國芯”回國創業

2004年下半年,當時48歲的羅偉紹和一位合伙人決定回國“做一些支持國內產業技術的事”。

而在羅偉紹看來,放棄在美國優越穩定的科研環境回國創業也并不難。那時候他的兩個孩子也都相繼念大學了,不需要再管孩子,“似乎也沒什么負擔了,那就可以再投入去做點喜歡的事了?!倍灿X得,回國創辦IC公司,自己多年的技術積累也能夠有所用武之地,于是就欣然回來了。


其實,這顆“種子”很早就已埋下。羅偉紹回憶,在1966年還在香港念書的時候,他曾看過一個關于中國大陸產業的展覽。盡管當時對于芯片的了解并不多,但印象很深的是展出的一款國產的2吋單晶硅?!笆聦嵣?,當時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發展起步還是挺早的,但后來因為歷史原因,產業發展就此擱置了很長時間?!闭f起這些,羅偉紹依然感到很可惜。

2005年,杭州晶華微電子有限公司(下稱“晶華微電子”)成立。不過,創業之初就有些小意外——他的那位合伙人在回國后沒多久因為家庭等因素不得不又回去美國。原本只是作為公司技術主要負責人的羅偉紹,需要全權負責新成立公司的一切運營。這對于純技術出身的他而言,顯然是巨大的挑戰。“幾乎是硬著頭皮一步步走下來?!绷_偉紹說,在那之前他從未想過自己獨立創業或者是經營公司。

幸運的是,這么多年來,在他們的背后有一位“有情懷的投資人”。

“當時他給我們第一筆啟動資金(也是公司的注冊資本70萬美元),只希望在中國做一家有真正高質量集成電路產品的科技公司?!绷_偉紹透露,15年來,這位投資人都還未曾從公司拿過分紅,并且十分低調,對外只是自稱是“一家高新技術企業的董事長”。這背后的原因,羅偉紹說,一部分是他也并不缺錢,但更重要的是,他從一開始投資他們團隊就不是為了賺錢,“一直以來他對我們的要求只有一個,做好的科技公司,不要抄襲?!?

在艱難模式中起步

新公司幾乎是在“艱難模式”中開啟的,第一個困境就是設計思維的大不同。

最初,羅偉紹試圖延續美國的定制思維——當時在美國專用集成電路設計的模式(即ASIC,Application 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,用于供專門應用的集成電路)已經是主流,設計組裝個性化片上系統,定制芯片不僅更有針對性,且能幫助客戶提高競爭壁壘。比如現在手機能夠做電腦能做的大部分事情,可以像電腦一樣能夠玩3D游戲、看藍光電影、聽音樂等等。這一切與片上系統的思維和設計都有很大的關聯。

羅偉紹解釋,片上系統是指在單個芯片上集成一個完整的系統,對所有或部分必要的電子電路進行包分組的技術。通俗地說,它是將很多電路框架放在一個芯片里面,外接傳感器,可讀取信號并轉化成數據顯示在電子屏上,在電子秤、額溫槍、手機電腦等很多領域都有廣泛的應用。

但當時,國內的芯片設計尚處于初步階段,國內自主做芯片的企業非常少,90%以上的芯片幾乎靠進口。他很快就發現,由于客戶缺乏設計思維,市場對于專用芯片的思路根本不買單,而更傾向于通用芯片。盡管對技術很有信心,但商業之路不可停滯,羅偉紹開始轉變戰略,放棄定制思路,改從設計通用類產品切入。

第一個突破性產品是2008年他們自主研發的是HART調制解調器(HART MODEM)芯片。這是結合數字和模擬的一款產品,主要應用與工控領域,可以廣泛用于帶HART功能的智能儀表生產組態、現場調試、過程監控等領域,可以和智能壓力變送器、HART溫度變送器、雷達物位計、流量計、執行器等具備HART功能的儀表設備通信。

在當時中國尚無此類自主的產品,工控領域基本采用國外大廠的產品?!盎趪HHART Foundation公開的相關技術標準,我們開始從無到有的設計?!绷_偉紹和他的團隊花了2年時間完成了這款產品的所有自主芯片設計,并且產品經過很多測試驗證,包括得到了一些國家級研究所的驗證認可。這一款晶華微電子自主研發的工控HART通訊控制器芯片及4~20mA電流DAC,在當時可以說是打破了工控行業國外壟斷,實現國內突破。但是產品完成后推向市場時,再次遇到瓶頸——找不到大客戶。

“盡管比起國外廠商的芯片,我們的價格要低得多,但很多國內的公司并不愿意嘗試國產芯片,用國產芯片不是當時流行的思路?!绷_偉紹很無奈。因為工控領域相對而言利潤比較高,比起芯片的成本,很多大客戶更在意的是性能、良率的萬無一失,他們不愿意冒風險輕易嘗試一個新的產品。

第一步總是最難的。

在一次又一次的拜訪客戶,一通又一通的溝通電話之后,他終于迎來一個轉機,四川儀表愿意試用他們的產品?!?strong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overflow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當時四川儀表的一位高工表示要支持國產芯片,他們就拿去試了我們的產品,技術品質上沒問題,就開始大量應用我們的產品?!绷_偉紹說,到現在他都十分感謝四川儀表,給了國產芯片一次機會。同樣的,上海自動化研究所當年也為晶華微的HART芯片進行全面的測試,嚴緊地檢查了他們產品的性能和質量,“他們支持中國小集成電路企業的情懷我終生不忘?!?/strong>

這可以說是一個有力的背書,也讓更多的企業有信心使用國產芯片?!坝绕涫且恍Τ杀颈容^敏感的小企業當時也就更放心使用我們的芯片?!绷_偉紹說。

在此后羅偉紹又帶領團隊圍繞ADC+MCU類的SoC芯片技術,堅持百分之百正向設計自主研發更多中國芯。目前,晶華微電子專注各領域通用模擬集成電路及系列專用SoC產品,主要涉及工控儀表芯片、高精度24位ADC SoC芯片、傳感器信號調理芯片、數字溫度傳感器芯片等4大類別,在紅外測溫領域、各種消費類電子產品及工業控制、測試測量儀器儀表、傳感器信號處理及物聯網等應用領域已有廣泛應用。其中高精度、低功耗的24Bits ADC + 8Bits MCU類SoC一直保持國內電子秤及紅外測溫槍市場領先地位,年銷售芯片上億顆。目前片上系統業務的收入也是晶華大部分的收入來源。

無論大踏步還是小碎步每一步都不能踏空


在企業家和極客兩個身份之間,羅偉紹毫不猶豫更傾向于后者,但作為企業老板他也不得不多想想經營的事。而他的經營公司之道也同樣是工程師式的。他認為,比起講一個遙遠的“Big picture”,專注于三到五年內會發生的事并提前做準備,更為重要。

“我們會著眼于在未來三五年可以落地的中期的、有一定技術門檻的市場機會,已經有一堆人涌進去的我們也不會去做?!绷_偉紹表示。

今年年初以來,他們自主研發的紅外測溫芯片在抗疫產品中表現突出。作為國內紅外測溫領域少數擁有芯片研發及成熟方案開發能力的IC設計公司,晶華微的紅外測溫芯片是將一個真正18位有效值高精度ADC +MCU的SOC芯片,通訊電路及LCD/LED驅動等全部集中在一顆芯片上。單一芯片即可完成信號測量、數/模轉換、數據處理、輸送,以及LCD/LED顯示等功能。

通常情況下,晶華微的紅外測溫芯片月產能在百萬左右,但是在疫情期間,額溫槍的需求急增,額溫槍背后的紅外測溫芯片的供應也需要跟上,羅偉紹稱,這算得上是公司成立十五年來“最為緊張和難忘的一段經歷”。為了保證前線防疫物資的供給,他們在大年初三就開始進行發貨,配合廠商需求,動員全體員工克服困難復工復產,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紅外芯片產能提高十幾倍,滿足了疫情中額溫槍的需求。

世界變化太快,只有穩穩地走好每一步,才能從容應對各種突發情況。因而,羅偉紹更傾向于基于自己的技術實力,把握準產業和市場的脈搏,做一些中長期的投入。

對于未來三到五年的市場發展,羅偉紹看好醫療電子類產品。他認為,隨著人口老齡化的發展,這部分需求將是長期的,除了紅外測溫芯片,公司也將繼續推出更多芯片產品滿足醫療電子行業更多產品的需求。

此外,羅偉紹持續看好工控領域的發展機會。他相信國產芯片在工控領域未來的機會更大,不僅低端應用占有市場,中高端應用上國產芯片也會逐漸滲透。而當前的中美形式也從一定程度上推進了國產滲透。

不過,他也坦言,當前國內的整個集成電路產業有很大的泡沫。尤其近來在國際形勢的催化下,國產替代概念引來了資本熱捧,其中難免有虛火,這對于產業的發展有一定傷害——讓實打實做技術的公司壓力很大,比如人員等各項成本水漲船高,流片廠產能吃緊。

“但發展下去,相信不久的將來,這個泡沫一定會破。當潮水退去才會知道誰在裸泳。大浪淘沙之后,留下的會是真正有實力公司?!绷_偉紹指出,“這個泡沫背后積極的一面是,在資本的撬動下,大家對產業關注熱度似乎一下子上了高速公路。所謂‘大泡沫才有大發展’也不無道理,這段時間很多年輕人進入半導體行業,而泡沫過后,總有一些人會在產業里留下來?!?/strong>

對于未來公司的發展,在羅偉紹心中還是有一個“Big picture”,他希望可以帶領著公司成為像ADI那樣優秀的公司——一個非常全面的,能夠做出多種多樣而且是高質量的集成電路設計公司。同時,中國芯也能夠一步一步實現多點突破,出現更多優秀偉大的企業。

至于如何達到這個“遙遠的目標”?

在羅偉紹看來,無論是大踏步奔跑還是小碎步前進,關鍵是每一步都不能踏空。所以,先一步一步“做好提前三五年的事”,然后朝著這個方向“一路走到底走就是了”。


版權所有 ? 2018 杭州晶華微電子有限公司 浙ICP備11004251號-1
国产亚洲精品自在线亚洲页码_国产免费高清视频在线一区二区_国产黄频在线观看免费